2021智能家居论坛回顾直播 | 如何创造中国设计新视角

   日期:2021-07-02     来源:深圳国际家具展    评论:0    
核心提示:智能家居”论坛是一场关于互联网、智能家居、设计家的系统性探索,从设计和智能两大维度,去分析居住空间的未来解决方案,以及相关的互联网巨头的智能系统的家居应用方案、智能+家居零售新模式等产业将呈现的各种趋势,旨在帮助各产业链找到推进智能家居的商业生态和发展路径,在未来大智能大家居新时代下的商业机遇。

       3号馆3D15“设计家·智慧家——智能家居”论坛是一场关于互联网、智能家居、设计家的系统性探索,从设计和智能两大维度,去分析居住空间的未来解决方案,以及相关的互联网巨头的智能系统的家居应用方案、智能+家居零售新模式等产业将呈现的各种趋势,旨在帮助各产业链找到推进智能家居的商业生态和发展路径,在未来大智能大家居新时代下的商业机遇。

 

       作为本论坛的设计思想盛宴之一的『设计V纪元·金堂奖2020-2021年度品牌盛典』为行业带来了全新视角的设计对话和探索。什么才是中国设计的新视角?什么才能代表中国设计未来发展的新趋势?一起来倾听设计界精英们的感悟和分享。



 

 

MJWE+空间设计与设计机构创始人

邹咏

邹咏:很高兴在这里跟设计师的同仁在一起相聚,欢迎各位。


黑龙江省佳木斯市豪思环境艺术顾问设计公司设计总监、中国建筑学会室内设计分会理事、中国室内装饰协会理事、黑龙江省室内设计学会副会长

王严钧

       王严钧:很高兴和大家共聚在金堂奖这样一个中国新视角的设计论坛。我从个人的想法上说说,我们在祖国最北边的城市,相对来说比邻俄罗斯,和俄罗斯周边文化交流比较多,站在设计的视角,我认为还是更多的是一些新的产品、新的设计主张、新的理念,从深圳最前沿的城市来说,我认为他们的一些作品包括体量可以给北方设计师一种思考,结合北方文化和经济情况进行一个融合。像哈尔滨以东北文化为中心的设计,我们佳木斯和国际视角进行融合和切磋。我们更多是想和老师们通过每年的大赛、作品、理念,从这个角度得到思考,围绕北方当地设计市场,引领当地的设计师进行提升。

 

MJWE+空间设计与设计机构创始人邹咏

       邹咏:其实当下的设计不分南北,互联网拉动了各个城市之间的距离,希望设计师应该全国多去参加一些比赛,多拍一些作品的图片,来增加自己的视角。

 

哈尔滨唯美源装饰设计有限公司合伙人

辛明雨

        辛明雨:现在是信息发达的时代,物质上很丰富,这些东西给我们带来的到底是幸福还是快乐?对我个人的感受是东西很多了,物质很丰富了,这些东西带来了特别多的烦恼,反而让我们产生了很多的麻烦和困扰,例如电子产品让我们的工作效率提高了很多,但是也让我们无时无刻不在工作办公,只有深睡之后才能得到安静的休息,我们需要反思这个问题。我刚刚做了一个项目,大概1000多米,那个空间里面他有自己的台球、酒窖、中餐厅、西餐厅,特别齐全。前几天我去办事做一个规划,我说这个空间里每个空间的利用率是什么样的?用户回答是很多空间一年用不到一两次,只有餐厅和共享互动区的空间互动最多,主要是在过年过节家人聚会的时候。我觉得未来我们做设计不能缺少人和人之间真心的互动的空间。我自己设计思考会从功能方面考虑更多,让人和人之间,让人和人本心的交流和互动放到前面,再把电子产品结合到互动环境里面。例如我们可不可以将网络上的网络视频结合到空间里面,让两个空间创造出两个同样空间不同地域的房间通过屏幕进行结合,产生空间的互动。如果产生这种空间,我们可以把现在5G+技术实现屏幕和空间的结合,让人和人之间、异地之间的沟通成本降到最低,产生更好的联系和互动,未来的设计是让少创造更多的快乐,用质量带来幸福。

 

中国建筑标准设计研究院长春分院院长、简术空间艺术联合机构创始人陈轩

       陈轩:何为新?更多是变化,标新立异,求不同,我们应该做逆向的思维,快速的信息爆炸的时代我们的新应该有更多的沉淀和反思,有更多的理智。我们看到现在市场上还是非常多的过渡装饰、过渡符号化,我们可以不可以在这样的大流行的基础上,重新定义装饰设计的意义。我们一直在探求内心的本真,实际上就是设计的出发点,我们为什么做设计,为什么给空间赋予设计的概念。我个人认为,每一个空间通过设计,最后产生的都是一场心理的干涉过程,每个人在空间中都会因为空间感受到心灵的变化,甚至直达灵魂。回到内心本真的状态,让空间赋予我们真正的心灵姿态,而不是简简单单因为目前的流行。家是什么样子的状态?应该是最放松的,最有幸福感的,肆无忌惮的环境空间,不应该制约我们的生活模式,而是用我们的生活模式塑造空间的感受。

MJWE+空间设计与设计机构创始人邹咏


       邹咏:中国高速发展,我们也希望停留让我们重新认识一下如何做设计,其实很多设计师,家具工厂都很矛盾,不知道生产什么,不知道消费者喜欢什么,都很迷茫,大时代的情况下需要我们重新思考,让我们重新定位如何做空间,如何做设计,融合作我们中国文化的设计,做当下的设计,是我们要重新思考的问题。

 

无方建筑设计有限公司执行董事、IEED国际生态环境设计联盟副会长、中国建筑装饰协会软装分会副会长赵思伟

       赵思伟:这一次疫情从去年突然的爆发对全世界各个领域带来影响,原来很多美丽繁华的东西全部消失了,所有的问题都暴露出来。现在大家都愿意走出来,都是希望在当下我们面临这些问题时找到一个新方向、新出路,希望用一个新的视角看待我们的设计和行业,我觉得这次的疫情,对于我们各个方面都是一个深刻的思考时间。首先从生活上,因为疫情让更多设计师回到家庭,发现生活才是我们的本源,设计工作是服务于谁?设计的核心在哪里?设计的核心本源是什么?设计新视角是两个新,一个是创新,二是重新反思。有价值的设计,不管对生活还是设计,对工作生活都是一体的,没有区分,没有界限。我们做的设计实际上是服务行业,贯穿了行业大的链条,地产项目,前期的规划、室内、软装、工程实施等等,设计始终是贯穿行业的始终。我认为对设计师来说,我们如何通过作品创造社会的价值,这些都是我们作为设计师要思考的问题;我们对生活,商业产业诸多领域我们要重新的定义,我们换一个视角,站在更高的层面去探讨。

 

中国建筑装饰协会设计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吉林省艺术设计协会副会长付养国

       付养国:我们来自北方,我们站在地域看中国,站在中国看世界,这个是我们视觉的维度,我们要从新的概念展开未来的设计观。设计我们的本质是什么?在过去的很多年里,我们的设计大部分在追求视觉形象的表达,都在追求一种所说的创新的设计。经过时间的推移,回来再看,我们走了很多的弯路,过度的表达创新,所以这个新,在我们今天的话题里面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我们的新是怎么样的新?站在中国看世界,我们对这个新又有了新的维度和生命,回头观望从古代历史到当代近代的设计,来观看我们现代当下的生活,恰恰心灵缺少了归属,缺少了信仰的层面,我们未来审美的救赎是我们新的施教的方向。作为设计师我一直在思考设计的本质和背后的逻辑哲学关系、和人之间的关系,包括设计师的责任。

 

MJWE+空间设计与设计机构创始人邹咏

       邹咏:如果你真的用心听,你会发现中国的室内设计师都是这样,他们不单单承接社会上中间阶层的过程,他们给不同的甲方、不同个人不单单是创造空间,也在反思我们要为行业做什么,未来行业做什么,对年轻设计师做什么,20多年的设计师应该做什么,一个设计师在不同的阶段都会有不同的反思,20年、10年、5年思维都不同,中国应该如何做设计?中国的设计师应该如何做,为下一代,为未来,为社会和历史留下什么?作为一个室内设计师来说,不同的阶段应该有自己的定位,今年我们把新视角拿到舞台上,新在设计师中,每一个小的阶段都应该有一个新的变化,接下来谈建忠老师讲一下。

 

无锡市室内设计师学会会长、无锡市建设职业教育集团副理事长谈建忠

       谈建忠:我是80年代末毕业,现在是30多年的老设计师,见证了中国室内设计从无到有的过程。80年代末的室内设计是模仿、抄袭,2000年因为信息开放,我们可以走出去,有很多的信息资料,这时我们做了很多解决视觉感受的事情。经过了30多年的改革开放快速发展之后,我们到了沉淀的时候,我们想如何我们做创造去替代我们以前的制造,如何把创新设计引领到产业发展的高度,这个是大家要思考的问题。中国人有中国人的文化和生活方式,西方人的生活方式和中国人的生活方式有所碰撞、有所相互共融,我们在寻找创作源泉的时候,不妨找一下我们的根基、我们的文化。我们在向外求的过程当中要挖掘自己的东西、挖掘老祖先给我们留下的丰富的遗产。创新设计是有社会责任感的行业,不是一味的创造表象。我们从建筑景观到室内,到陈设一体化打造项目,我们说红线以内就是导演,红线以内所有的建筑景观、营造的氛围、为业主带来名利双收、为消费者人群带来享受的体验。设计师不是做空间制造,而是拔高思维的高度,让空间变的宁静,也可以激情澎湃,带着这个思维,相信我们有源源不断的创造源泉,可以创造出更丰富多彩的东西。我们未来设计在哪里?我一直强调,我们是东方人,我们应该说东方的语言,做东方的事情。

 

黑龙江建邦设计装饰设计工程有限公司董事长、金堂奖全国设计联盟东北区轮值会长孙宏伟

        孙宏伟:作为东北的设计师,我觉得已经不能用东北和南方衡量设计师的地域,设计师首先是社会属性的身份,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我觉得今天的话题中国设计新视角,已经不仅仅是设计行业了,我觉得从两方面讲这个主题。第一方面是社会的责任是什么?价值是什么?他不仅仅是设计行业的问题,应该是全社会的问题,设计视角要创造社会价值,人文价值,生活价值,最重要的是商业价值,如果设计不能创造这四种价值,这个设计充其量就是好看。设计师应该具备两种能力,第一是还原过去的能力,第二是预见未来的能力,多年来每个设计师都在不断的沉淀积累,可以还原文化,还原到什么尺度,什么场景,环境场景能够创造什么价值,如何应用,他关联一系列的系统,预见未来是什么?因为沉淀才可以预见未来,预见未来相当于我现在要说的,设计的新视角。目前家庭的客厅已经远远不是我们原来想象的生活空间了,整个家庭结构的变化、家庭习惯的变化、生活轨迹、生活行为完全不是原来的行为,在这种新的生活行为下,如何来创造一个新的空间体量,首先要让这个家庭在这样的公共空间里面,能够有一个有序的家庭内部的空间交融,能够传达家族的文化信仰,包括当下和社会的交流。我们设计如何思考,如何创造价值,如何为这些人群去服务,要为底层服务,不光是为富人服务,要创造新的价值、新的视角。设计新视角国家也在思考,国家现在做文化产业带,前一段郑州的博物馆、郑州的大剧院、郑州媒体中心、奥体中心在一条线路上,其他各个城市也都在打造。我们最近新作的一个江西的中心,这里面都设计了新视角,都涉及到还原的过程以及预见未来的思考。我们应该有对过去的思考,把过去还原到当下,还原的尺度符合当下人们的审美,符合这个时代发展的趋势,同时和现代的年轻人,90后00后甚至更远的未来产业链还原,把过去的东西还原到当下也是未来,而且能够持续得更久,这个也是我们对未来的思考。

 

MJWE+空间设计与设计机构创始人邹咏

       邹咏:当下中国很难有一种设计为别人设计,我们现在应该重新反思,新视角是一个大的主题,值得我们用微观的角度重新审视,我感觉我们应该重新审视我们的生活方式,包括我们整个的行为方式。我们以新视角大命题每年都在说,希望以后用微观的思维想一些我们整个社会将来发展的观点。


金堂奖全国联盟宁波站负责人

宁波装饰杂志执行主编叶建荣

       叶建荣:感谢大家参与我们金堂奖的创新视角论坛,每年的金堂奖都是我们全国设计师相聚的日子,今年的主办方邀请到了我们华东8个城市的9位优秀的青年设计师做论坛的交流,我们把我们今天主办方给我们的题目拆解成3个部分作为我们论坛讨论的话题,也希望我们在座的设计师能够和台下的各位设计师朋友,行业友人们产生观点思维的碰撞,给大家带来更多的启发。第一个问题提出关于创造的话题,我一直觉得创造是我们设计进步的核心,每当有创造力特别惊人的作品出现,我们都会觉得非常惊讶,也非常受到感染力和感动,近几年互联网信息扁平化,总觉得没有了以往的让我眼前一亮的感觉了,在座嘉宾对当下设计的创造力有什么样的看法?


观致国际设计创始人赵三雨

       赵三雨:设计师是最应该创造的,自己能够给自己增加一些生活品质,包括一些丰富的阅历。我觉得创造力一定是多看多读多去领悟,而不是一味觉得现在流行什么元素我就什么元素做,这样出来的作品一定有一定高度的雷同,自己应该就是通过自己去多看多读多领悟道理,结合自身案子的情况去做一个结合,做一个好的作品出来。

 

临海唯典室内设计有限公司设计总监王维


        王维:创造力我一直认为人和自然是离不开的,我们在社会上,人和人的关系,人和自然的关系,整个社会的关系,这个是一个怎么把他和自然界的关系,有一个创造力,自然界是一个微观的世界,他会提供我们设计师更多的思考的东西。

 

寸圆设计设计总监赵炬峰

       赵炬峰:我可能会用一些比较实际的东西,通过创造力来创造空间的商业价值,来提升空间的价值,作为设计师,一方面是要给空间赋予美感和一定的价值,这个是客户找我做商业空间设计的时候,我想要的最大的诉求,既要美也要有价值。

 

天易居品牌创始人总规划师孙军

       孙军:我是修复古宅包括古村落,传统文化方面,做民宿比较多,对于创作,我是把古镇村落修复修缮和创新创造,我是真正能够保护的,装修和设计方面我们作了古今兼顾新旧结合的来做。说到创造,我最近发布了一个明代的大宅子,花了4年的时间把他修缮好,做一个精品民宿,里面有很多我自己的创新理念,核心的东西。怎么保护中国的古建筑?两方面,第一是我设计理念是全屋恒温,大宅旁边造新的别墅这种理念是不对的,老宅子一定要传承下来,3年以下是现代化,3年以上是搞成现代建筑,很多老宅的一根木头都几百万,我在木头上面弄水管,卫生间,弄出来了核心的技术,大家可以关注这个作品,创新创造很重要。我的老宅不是适应老年人,我是把明代清代的老宅作为民宿、工作室,适应8090乃至00。我自己就有一个院子,我的老宅子有很多的东西出来,叫老宅新增智慧生活。设计师要发挥自己的想象力,一定要多出去看,中国设计刚刚起步,设计师的机会特别多,未来的设计一定要下乡,往农村发展,我一直在进入乡村,文化振兴方面现在特别火,希望设计师把乡愁留住。

 

无锡观唐上院王馨珞设计事务所

创意总监王馨珞

       王馨珞:创造力来说可能大家比较焦虑,说是没有经验的东西,看得东西是不是少,现在信息化时代太快了,太扁平了,导致每天我们打开手机都有成千上万的全世界特别优秀的作品推送到我们的手机,相互学习借鉴导致大家做出来的东西非常接近。这个也不值得焦虑,原来很多年前,房子从石头房子变成混凝土房子,木头沙发变成了皮质沙发,跨时代的东西比较少,我们虽然不能每个人成为山峰,但是可以通过我们每个人的创新,在吸收的同时加入自己的想法,成不了山峰可以成为山峰的台阶,我们每个人都可以改变这个时代。如果要创新,就像达芬奇一样,为什么夏天热冬天冷,为什么啄木鸟的虫子可以吃虫子,很少有人对这种已知的东西进行探索,为什么达芬奇可以成为大师?因为他对已知的东西还是保持好奇心,探索欲,大家在接受新东西的同时可以考虑,为什么这么做,有没有更好的方案,多问为什么,保持好奇心,我们可以上到另外一个阶层,慢慢进行微创性的改变,一起改变这个时代,是一个聚沙成塔的过程。

 

有书设产业设计联合创始人胡文儒

        胡文儒:创造本身是需要一个长期的做法,其实就是有人才能做这个事情,所有的企业他们都会有自己看得到的点,但是所有的东西都不是凭空而来的,他都有一定的支点,所以我也非常认同孙军老师的观点。我们公司也有自己的主旨,叫做不摒弃历史,在传承中创新,回望100多年,现在流行的东西可能100多年前他们都已经在做这些东西了,其实我觉得所有的创新我们是需要找到参考点,这个点怎么去把握,有的叫抄袭,有的叫借鉴,有的叫启发,就会比较丰富,一步步走来,每一步的起源都会有一步步的路线,我们要了解过去,传承中有自己的创新。

 

上海市砚集设计有限公司创始人

上海设计狮软装设计合伙人

常州市柒度建筑设计有限公司创始人王绍鹏


       王绍鹏:设计创新要花很多的心思和时间,我们和国外的设计师的区别最大的就是他的收益和时间是成正比的,我们国内的项目甲方是没有那么多时间给你精雕细刻的,很多设计就是短时间内仓促的完成,这种时间内最好的方法就是去网上看,所以说会导致一些创新的好的案子越来越少,我觉得根本还是尽量花更多的时间去研究,去创新,用心去做设计。

 

子洋设计事务所联合创始人设计总监朱晓东

       朱晓东:我是觉得创新是一个需要平衡的东西,从我团队方面看,我一直把创新,特别是近两年我看成四六分,六分创新四分发展,这个是我团队的观点。现在信息这么快,这是正常时代的变化,问题就在于要找到自己的学习方法。为什么会有同类型的东西,就是因为太快了,太快的同时他们没有把这些东西吸收成自己的内容,因此学习方法是很重要的。创造本身就是一个借鉴的过程,我的观点是多看、多学、多动,看一切关于美的东西。

 

湖州新锐建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

设计总监徐永涛

       徐永涛:在我们这样一个多元化的社会中,设计师要多去阅读这个社会,从生活中发现,我平常我们很多会接触到我们优秀的作品、优秀的设计师,我平常也会跟一些艺术家做一些交流,可能更注重的是精神方面,我们在做作品的过程中,从借用艺术家的设计思维做精神的解读,可能会发现很多我们平常思考中忽略的一些方面,让我们的设计借用艺术品的角度来说,会更有精神方面的内容,或者说更有持续性。

 

金堂奖全国联盟宁波站负责人

宁波装饰杂志执行主编叶建荣

叶建荣:其实我们刚才都讲了很多关于创造或者提升自身创新创造力的一些想法和观点,我想沿着这个角度我们再把他缩小一点范围,今天的主题是中国设计,其实在我心里一直有一个疑问,在你们的心中什么才是中国设计?

 

观致国际设计创始人赵三雨


       赵三雨:中国设计肯定是带有东方性元素的,现在很多的设计师太过于盲目的追求西方的元素,反而会把我们东方的元素抛在脑后。中国设计是结合自身的元素放大,更好的将中国元素应用在设计案子上。

 

临海唯典室内设计有限公司设计总监王维

       王维:中国历史悠久,还包括更多的地域文化在里面,这些都是值得我们研究的。我们公司也做过一次调研研究,针对中式元素用什么样子的理念去做,我们研究过山水画、书法,从这里面汲取更多的元素,我们拿什么去做,做象形的还是使用某个朝代的东西,最终是做意境,山水画里面的意境怎么提炼?中国的建筑、书法最终怎么转换到空间里面?都需要大家研究尝试。

 

寸圆设计设计总监赵炬峰

       赵炬峰:中国设计不一定是老的东西,其实我们设计师还兼顾一个中国设计怎么把舶来品进行中国化,我们怎么去理解现在和国外的区别。设计师一方面要传承,要怀念同时要做老的东西,同时还要创新,中国设计师就是肩负怎么把全球化的东西让所有中国人用习惯,不是追求形式。

 

天易居品牌创始人总规划师孙军


       孙军:中国建筑居住方式已经7000年历史,我在中国这么多地方一直在走,很多地方都在拆旧建新,很多文化、建筑文化,各地的区域建筑文化都已经断代了。我一直在想,这样下去我们未来中国的设计、中国的居住方式可能都找不到了、明代清代的大宅都快没有了,我们的后代他们就不知道什么是古宅了。我们现在去博物馆干吗?是研究以前的文化生活方式,我们可以把以前老宅建筑体积保存,在里面创新生活方式。中国设计这么多年,大家都到外国去,把家庭设计的和西方一样。对我来说,我们是出外国学习什么?是把外国理念注入到我们老的建筑立面,这个家我们不需要设计,只需要进去修复,我们把好的东西,软装、灯光等等理念放入我们的宅子里面,其实就是生活方式。我们可以修建老宅、保留生活方式,中国是一个农村大国,我不希望中国变成建筑文化都没有了。中国设计的主题就是要注入新的理念进来,因为中国真正的设计我们只作修复,设计是软装的设计,以这样方式来做的,古今结合来做的。

 

无锡观唐上院王馨珞设计事务所

创意总监王馨珞


       王馨珞:我觉得这些年提到国潮范也是近几年主要的话题,我觉得唐宋明清我们要传承,但是这不绝对代表中国,他只是一部分。纵观历史潮流,我们近30年的发展超过任何一个时代,百年千年之后,后人聊到我们这个时代的时候也会惊叹,会放到唐宋明清前面。我觉得不要妄自菲薄觉得古人的东西一定好,我们当下人发明出来的东西,设计出来的东西,以后人设计出来的东西也是代表中国的,只要适合当下的中国人,在土地上成长出来的、有营养的、有价值的设计都是中国设计。

 

有书设产业设计联合创始人胡文儒

胡文儒:建筑是对于历史比较好的诠释主体,这两年我有幸探索一些日本的设计,我觉得日本设计师特别尊重历史;美国30年50年就会把房子修缮一下,一代代的下来。我觉得东方设计从根本上要解决的就是怎么让他延续下去的方式,应该在这条线上有一些东西持续的生长下去,我觉得这个才是有价值的。

 

上海市砚集设计有限公司创始人

上海设计狮软装设计合伙人

常州市柒度建筑设计有限公司创始人王绍鹏

       王绍鹏:中国元素这些东西肯定代表中国设计,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我们是生活在现代,我希望用现代的手法创新中国设计。

 

子洋设计事务所联合创始人设计总监朱晓东


       朱晓东:设计其实没有国界,我经常看很多综艺节目,每个行业上升到一定程度都会偏艺术化。设计是为什么而来的,设计的起源是什么?国外做设计他们的设计起源是什么?设计的起源真的是因为人的需要,就像我们吃饭的行为是一样的,没有筷子调羹的时候,一定是用手抓着吃的,久而久之,一定会发现很麻烦,很不方便,所以发明了筷子,西方发明了刀叉。真正好设计是来自于人的需求点,传统中国的东西我是一个时代的产物、时代的文化,这个东西我们需要去学习,并且在传统的建筑设计中也能学习到一些东西。现在新中式设计里面的山水的一些点和透视的东西,都是能够在传统中式的书法和画画上感受到的,好的中国设计不应该有国界化,应该可以去国界追求更高的艺术美学。

 

湖州新锐建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

设计总监徐永涛

       徐永涛:中国传统的习惯或者生活方式都是我们养成的,我们也在学习西方好的东西,西方很多设计也融入了我们中国的经典元素。一直以来都是中国是制造为主的,慢慢转变为中国创造,中国现在很多东西都走在了国际的前沿,所以我们设计路会越走越宽。

 

金堂奖全国联盟宁波站负责人

宁波装饰杂志执行主编叶建荣


       叶建荣:设计无国界,但是文化是有基因的,发自我们本身的设计就是最好的设计,各位老师的论点是对于中国设计的观点和视角,更多的视角在台下的设计师和观众的心中都有自己的视角,这才是我们中国设计的新视角。

 

 
 
更多>同类设计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设计
点击排行
 
青青青爽在线视频观看,欧美老熟妇欲乱高清视频,欧美性大战久久久久久